做有深度的体育新闻

山西古交首富儿媳涉黑被悬赏10万通缉 曾被12辆悍

\

  犯罪嫌疑人耿建平照片 山西商报网 图

  随着中央扫黑督导组的进驻,煤炭大省山西掀起扫黑风暴。8月17日,太原市公安局发布通告,对因12辆悍马迎娶儿媳著称于世的著名煤老板、古交首富耿建平(耿四心),以涉嫌领导涉黑有组织犯罪为由悬赏10万元公开追捕。

  北京时间记者调查发现,这位贫农出身的黑煤窑老板,在投靠山西原首富张新明、成为其麾下头号马仔后,迅速变身村支书和市人大代表,通过金钱买通不法官员、暴力征服违逆群众,抢占煤矿、私挖滥采、垄断运输,积累了巨额的财富,缔造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黑金帝国”。

  “头号马仔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古交市位于山西省太原市西北部,属于太原市代管的县级市,是全国焦煤生产基地、吕梁山东麓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,也是连接省城太原和晋西北的现代化工矿城市,因煤炭储藏量丰富造就了许多著名的煤老板,也成就了相对发达的地方经济。

  然而,在耿四心的幼年,并未享受到煤炭经济带来的好处。1968年,耿四心出生在古交市河口镇耿家庄村一个农民家庭,彼时,古交还只是革命老区、贫困山区吕梁地区所辖交城县的一个边远矿区,交通不便、经济落后,再加上又出生在兄妹众多的农民家庭,幼年的穷苦给耿四心的一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即使在多年以后,面对媒体关于为何要给儿子娶亲办豪华婚礼的疑问,回答依然是“小时候穷怕了,就想给儿子风光风光”。

  “穷怕了”的耿四心长大后出落得一表人才,但因为穷,先后处了几个女朋友都无果而终,也因为穷,耿四心可以为了赚钱铤而走险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煤炭经济刚刚起步,嗅到暴利味道的耿四心,就和弟兄们抢占了一块地盘,在老家开起了黑煤窑,依靠私挖滥采攫取了巨额利润。自媒体文章称,在那时,耿四心就因开黑煤窑偷税漏税3000多万元而遭警方抓捕,但在疏通关系取保候审之后,此案不了了之。

  在因黑煤窑遭到政府和警方连连打击后,依靠心狠手辣行走江湖的耿四心意识到需要转变思路。据一位山西籍资深媒体人介绍,大约在2003年左右,耿四心投靠了彼时正如日中天的山西首富——素有太原“地下组织部长”之称的张新明(已被抓),成为其麾下头号马仔。在张新明的引荐下,耿四心与古交市乃至太原市众多官员建立了关系。在官员们的支持下,耿四心打入政界,先后当选为村主任、村支书和古交市人大代表,依靠政界的资源,又先后获取了多个煤矿的承包权。

  据时任耿家庄原村支书石丁山公开举报,在2003年该村选举期间,耿四心开着奔驰车走乡串户拉选票:“选我村主任的,每票600元”,通过金钱贿选高票“当选”村主任,并在2007年通过同样的方式“当选”为古交市人大代表。

  石丁山称,在他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期间,因为耿四心曾犯过刑事案件,按照有关规定始终拒绝耿四心入党,耿四心就通过非正常手段在张新明旗下的金业公司入党,再将组织关系转回耿家庄村。2016年在弟弟耿明亮因到澳门赌博被撤职后,耿四心又接过了弟弟的村支书职务。

  耿四心的企业四心集团,耿家庄村党支部、村委会亦设在此地。

  石丁山通过录制视频的方式公开举报称,他当了六年村支书,就被耿四心殴打了三次,而且都是公众场合羞辱式殴打,导致他的三颗牙齿被打掉,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伤、十级伤残。

  事实上,被耿四心打伤打残的远不止石丁山一人,网络公开举报称,长期以来,耿四心组建了以耿威龙、耿二兵、张二宝、程建军、张志斌、郭建军、郭卫民等为核心成员的“武装队”,横行乡里、称霸公路,被这个“武装队”殴打致伤、致残的达100人以上。

  2011年9月10日,张巨兵、张巨平的母亲出殡时,因路过耿四心的洗煤厂,而被嫌弃不吉利的“武装队”成员打伤。

  2013年,耿四心的“武装队”30多人应在古交市河口镇河口村搞开发的房产商之邀,将该村村民杨国华、武明量、武永明等人打成重伤。

  一位名叫张毛货的卡车司机公开控诉,他拉煤经过耿家庄,因不认识耿四心,问了耿一句“开铲车的在哪里”,被耿斥骂“你为什么问老子,你他妈算老几?”两人发生口角之后,耿四心当场打断他的六根肋骨。

  空手套1.7亿